n       一葉蘭原始美再來續水漾情

 

中級山向來不是山水社活動的最愛,因大都是當天來回,距離短而高度差大,一天爬升都近1,000公尺 ,以北插天山為例,若由滿月圓出發來回都得走近11小時,即使從小烏來出發,也是常走到天黑才下山,雖如此,走了幾次北插天山後,發現中級山的步道較郊山軟硬適中,無雜草而山景乾淨,所以想之後有機會,可多走些中級山。

一葉蘭農場 - 有原始美的小木屋.

之前查看一些山社的行程,和聽聞臺灣一葉蘭的介紹,是種儀態玲瓏優美,長相特殊小巧可愛的蘭花,只出產在臺灣本島,是屬於中海拔地區的原生蘭,性喜冷涼潮濕,時常與苔蘚植物伴生,生長在臺灣、阿里山、溪頭與梅峰及加里山等地。

 



一葉蘭農場 - 在深山中吃早餐.


柳杉林 - 霧中的男人.

 

2012/11月水漾森林活動中,Michael 有建議社團可到南庄登加里山,加上他的朋友跟一葉蘭民宿老闆非常熟悉,價錢有很大的優惠,而馬丁也有去過加里山和風美溪兩次,說此中級山非常適合一般山友來登山,為親眼一睹原生地的美麗蘭花,就規劃了此路線,讓夥伴登山之餘亦可賞花。

 

 

加里山登山口 - Kelawkah.

 

柳杉林 - 神采奕奕的山水夥伴.

 

越過風美溪.

 

 

因馬丁到過加里山兩趟,於是請他負責此次舉辦和招募隊員及聯繫巴士,而Michael忙訂民宿,出發前的這段時間,一直對這次可以到南庄爬加里山看一葉蘭和鹿場探訪賽夏族部落,充滿期待。

 

廢棄鐵軌.

 

n       輕煙薄霧林中漫咖啡濃香巔峰飄

 

以登頂為目的來爬山就是一種運動,以欣賞風景來爬山是休閒,運動講求快速效率,休閒重視的是慢活放鬆,同樣上山因目的不同,所體驗到也會有所差異,不知夥伴們上山之前都是用那種心境來登山。

 

木頭小橋過溪.

 


林中不知名的植物和棕色的花.

每當爬山之前,總期待可以順利登頂之外,還有時間獨自在幽靜林中聽大自然天籟之聲,和夥伴或坐在石頭上品嚐自己煮泡的咖啡,或遠眺風起雲湧時高山大海,走過無數山頭,逐漸體認要能有這般的悠閒,就是自行組隊,因要請嚮導和領隊的行程,目的是登頂,寫下記錄,所以皆有時間上和費用上的限制,而這次是自組團,爬山時間充裕,隔天放假,於是以半渡假的心來到鹿場部落。



林中的山客.

 

雖氣象局預測會飄小雨和變冷,對於已經歷雪中行和水漾兩天大雨洗禮的我,已較能接受雨水的洗禮,而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身心的準備,萬一苗栗真的下雨,那大家就當成來鹿場部落度假,雨中漫步在林中,坐在民宿觀景台喝茶聊天,看萬千變化的雲霧。

 

8號救難點.

 

 

8號救難點 - 可通手機.

 

所幸,晨起之後,直到晚餐之前,天氣陰涼,早霧瀰漫山林,有如宋代葛長庚《曉行》:雨余花點滿紅橋,柳絮沾泥夜不消。曉霧忽無還忽有,春山如近復如遙。如詩中所敍曉霧忽無還忽有,加里山則如近復如遙。

 

迷霧的森林和棧木橋.

 

手腳並用的陡上稜線.

 

 

一行人由登山口走入迷霧森林,筆直的柳杉林映入眼簾,興奮的小白來回穿梭在夥伴間,為此行增添不少趣味,來到清澈見底的風美溪,不禁再度讚嘆山水之甜美,走在緩坡的林道中,風止樹靜,鳥雀無聲,來到廢棄的鐵軌旁,見證當初林木採伐,時而陽光從林稍而下,時而霧漫林中,一行人走在猶似簾中見畫屏的山中,走累了休息,分享吃著大夥帶來的水果和點心,擺下pose拍下這美妙的山中一角。


大石的稜線上,大霧籠罩整座山 - 吃行動糧.

 

 

加里山山頂 - 煮泡麵喝咖啡.
 

數著里數,抬頭望著聳入雲宵的杉木,低首走在盤根錯節的泥土上,此時的我們置身在淡處還濃綠處青的加里山裏,早已忘記山下塵事,享受大自然懷抱的舒緩,儘管陡坡不絶於眼前,汗水和霧雨濕透衣裳,已取代字,能坐在石頭稜線上,讓雲從身旁飄揚而過,唯有此山中之人所能享有。

 

 

加里山山頂 - 幸福的熱飲.

 

登頂了,踏上這中部有名的加里山山頂,夥伴們大家先來個人獨照,為歷史一刻見證,山水社第一次踏上加里山,今天視野不佳,未能見到台灣海峽,就地埋鍋造飯,在2,220公尺的山上,煮起泡麵,涼風吹拂,大夥熱湯下肚,一股暖氣緩緩由內向外,真是美味,吃完後,煮開熱水,泡起泡沫卡布奇諾咖啡,陣陣山風含帶著熱醇香味,吹向山林,為這美麗加里山再添加美味。

 

加里山山頂 - 登頂照.


 

▼接下頁▼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kino(阿炯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