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花博的花價吵得沸沸揚揚,今天不談弊案,只討論花博的空心菜一盤要賣多少錢?

 

 其實看到這則新聞心情是難過的,不是為市府難過,是為自己,為台灣。

 

我們是世界上最勤奮的民族,工作最努力,工作時數最長,大家都有高學位,但是平均國民所得(GDP)卻是非常的低。台灣每年每人GDP1.6萬美元,而美國、澳洲卻高達4.6萬美元上下。台灣人天天加班,辛苦工作喝蠻牛,美國人卻強調休閒享受。

 

上個月到澳洲布里斯本,他們也是5點準時下班,6點商店打烊休息,但是平均每人所得竟然比喝蠻牛的我們高三倍,怎麼會差這麼多?

因為我們賣的是菜市場的空心菜,而他們賣的是花博的空心菜,這兩種空心菜的「附加價值」是不一樣的。

 

附加價值能讓人民賺更多的錢。譬如,一根蠟燭在市場上可以賣到1元。但是當你在蠟燭中滴了幾滴精油,就成了精油蠟燭,精油蠟燭賣的不再是拜拜的功能,而是一種「羅曼蒂克」附加價值的生活型態,所以可以賣到100元。精油所增加的成本可能不到1元,但是卻替廠商增加了100倍的附加收入。這是附加價值,不是弊案。當政府拒絕「設計知識有價」的觀念,台灣產業如何轉型,只好繼續喝蠻牛。

 

2004年,我受邀到北京擔任金手指獎網路廣告評委會主席,我對著台下上千位大陸網站廣告設計廠商代表說,台灣已經進入了知識經濟,因為知識與設計可以賣錢,還可以賣很貴。

 

當下我講了一個故事:有個家庭的木地板嘎嘎作響,請了位老木匠來,這位師傅在地板各處東敲西摸,最後拿出一根釘子,在某個地方釘了下去,木地板竟然不響了。結果要收費1,000元,屋主無法接受,說一根釘子不過1塊錢,為什麼要收1,000元(好像又是一件弊案)。最後這位老木匠說,沒錯,那根釘子的價格是1元,不過找到釘釘子的地方,要收你999元。

 

2004年,我驕傲地說台灣正在往知識服務業的方向發展,嘗試要賺那999元,把賺1元的工作,交給大陸。在管理學院的課堂上,我們也討論設計與知識要如何定價?我問學生說,你們受教育20年,你的知識一個月要賣多少(薪資)?這還真的很難訂價,通常就是看學長多少錢,我們就多少錢吧!所以20年來薪資水準沒什麼變。

 

知識的訂價是由參考點所決定,企業薪資會參考公家機構的水準。也由市場機制所決定,看你願意花多少錢。但是,花博空心菜的參考點在哪裡呢?

 

一般人總希望賣貴一點,買便宜一點。幾年前家裡裝潢,我問設計師,水龍頭怎麼要3,000元?設計師如果回答,水龍頭500元,但是找到這個水龍頭配合你要的裝潢需要2,500元,你接受嗎?2,500元是怎麼訂的呢?

摘自聯合新聞網(作者是台灣科技大學管理學院院長)

全站熱搜

Akino(阿炯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