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節奏感到穿透力

贏家揣摩操作原則,愈磨愈利

輸家任憑感覺出招,時好時壞

各項運動競技中,高手過招,誰較能掌握比賽的節奏,往往誰就是最後贏家。同樣地,在股市投機,擁有操作的節奏感的人才能勝出。操作的節奏感就是從亂無章法中找到秩序或規律,知道如何應對進退的能力,比如說知道個股要做多還是做空、做長還是做短,以及掌握個股輪動的能力擁有節奏感,操作上才能行雲流水、攻守有據。

 

先有節奏感才有穿透力。穿透力是能準確預測未來的能力。擁有穿透力,才能領先市場,決策時才能明快、果斷。看的市況夠多,我們從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的節奏感中,慢慢可以培養出知道往下幾步將會怎麼樣的穿透力。有了穿透力,能夠看得更遠,操作的節奏又可以更加明確。

 

撒了網如何滿載而歸

二十年來,我每次遇到災難性大跌,損失大多不太嚴重,每次遇到瘋狂的漲勢,卻總是滿載而歸。我們在操作節奏上最常見的問題包括:會漲的股票買太晚或賣太早、會跌的股票賣太晚或買太早,以及不會漲的股票留太久。雖然我們很難操作得很精準,但可以揣摩出一些原則來拿捏進出時機,績效的好壞決定於投資人是否擁有或掌握以下三個要素。

 

一、  不只想賺錢,還要有熱情:第一次到號子看盤,我興奮的想要知道股價為什麼會上下跳動,想要了解市場的運作方式,很想買一張股票試試,就像一個闖進玩具店的小孩,急著想要知道那些玩具怎麼操作,看看能不能買一些回家。後來,我從積極換股中學習操作,感受到股市中蘊涵的最大樂趣在於尋找明日之星,股市不僅是個競技場,也變成我的選秀會。

一個投資人如果不談利潤,難免有點虛假,但如果開口閉口都是錢,也成不了大氣候。太在乎金錢的人只能賺一把是一把,常只看到眼前利益,看不到大的方向,不會投資時間去建立一套長期可以適用的方法;太在乎金錢的人太想贏,難免會綁手綁腳,他們賠錢時度日如年,但賺錢時也未必好過,因為股市的錢永遠賺不完,他們常常會有「這裡少賺,那裡也少賺」的後悔,因此亂了節奏。

面對壓力時,要能掌握節奏、不自亂陣腳,靠的是平常心。培養平常心的唯一途徑就是走向競技場,從數十年如一日的實戰測試中,從成千上萬次的輸贏中,去適應失敗和成功熱愛交易的人,才能自在地把投機當事業,也會秉持永續經營的精神來從事投機,他們不會計較一天要工作幾個小時,不厭其煩地從操練中導出一個系統性方法,讓自己的操作變成一個良性循環的過程;熱愛交易的人,隨時準備成交(但不一定要隨時成交),不必選定良辰吉日才進場

我不但把投機當事業,也學習運用經營事業的原則來操作股票。假設一個生意人開了二家公司,一家賺錢,一家賠錢,他會怎麼做呢?他絕對不會結束賺錢的公司而留住賠錢的公司,反而會加碼投資賺錢的公司,因為「賺錢」表示走對了方向。同樣的道理,做股票時,我應該考慮先賣掉賠錢的股票,加碼賺錢的股票。

 

找平衡點是門必修的股票心理學

熱愛交易的人操作時融入遊戲當中,好奇心凌駕於得失心,好奇心驅使他們試著找出股價的規律性,在大起大落時,多了一點超然物外的心情。比如說,對手上一支能續創新高的股票,我抱著「我要看看股價會漲到那裡」的好奇心,這樣比較抓得住波段行情;對於手上沒有的、續創新低的股票,我抱著「我要看看股價會跌到那裡」的好奇心,這樣才不會過早搶反彈。

二、比技術,還要比心理:投資學教導我們如何在可接受的風險下,讓財富最大化。但是,人畢竟不是機器,人性的弱點使得實際運用這些投資理論時困難重重。比如說,投資人喜歡分散持股來降低風險,但卻沒有按照投資組合理論所說的,把不同的股票看成是一個投資組合,不在意個別股票的盈虧,並藉由換股操作來創造最大獲利

既然每個人都有弱點,我覺得做股票時最重要的認知,就是不必強求利潤最大化,但也不能全盤縱容自己的心理,例如股票一賠錢就賣不下手,而是要在利潤和心理之間,找到一個平衡點。

我發現交易與心理實為一體的兩面,先了解自己才能了解交易。某些負面的心理層面可以經由選擇適當的交易方式來妥協,例如,我用投機的方式來牽就自己的缺乏安全感;也有些心理層面可以藉由交易方法來導正,比如說,我用機會成本的觀念來破除成本觀念的迷思,讓我能夠積極換股,並以「分批進出」的方式,來克服自己個性上的優柔寡斷或一時的衝動。

不會重押某檔股票

股票只是籌碼,我不會對它們眷戀。其中,低價股已反映或潛藏著財務上的弱勢,而中、高價股的股價往往已經經過十倍,甚至二十倍本益比的「灌水」。所以,我對股票有種徹底的不信任感,我認為任何股票都是壞股票,除非它的後市看漲。對於深具危機意識的我,抱牢持股做長線,風險實在太高。我也不習慣把資金集中在少數幾支股票,還會適度地汰弱換強。如果我強烈看好的某支股票佔了我太高的資金比例,股價卻不能如預期般的迅速表態,我就會先行減碼,寧可等時機更成熟時再追高加碼

我的資金有限,只要能找到漲速會更快的標的,沒有那支股票是非賣品。我認為要看透大盤趨勢較難,但要看清個股相對強弱顯然容易多了,因為個股經過比較就有優劣。只要選股選得好,大盤走多時可以多賺,誤判大盤走勢時,也會少賠。調整持股,除了讓我獲得更高的績效,也像身體的律動,讓我心理更加平衡。

我發現「見好就收」的心態常會干擾操作節奏。我們美其名的「見好就收」,除了代表我們眼光短淺,更是由於害怕失敗,而不敢挑戰更高層次,所以永遠學不會拿?進出時機。

如果我們在多頭市場賺了一點錢後,就急著減碼或轉進漲勢落後股,形同給自己火熱的手感潑了一盆冷水。我也曾因為股票賣得太早,基於安慰心理,轉而買進落後股,但落後股常常漲時沒份,跌時跑第一。看著別人股票上漲,而自己的偏偏不漲,實在是一種折磨,而且還得掙扎於要不要換股。

多頭 攻擊是最好的防禦

因此,在多頭市場,我篤信「攻擊是最好的防禦」,我乘勝追擊,希望手上持有的都是最會漲的主流股;即使要買進落後股,我也會等它們突破盤整時才積極介入。對於一檔股票,我發現如果從一開始就抓對了積極介入的時機,一開始就賺到了錢,往往可以很順暢地一路加碼,這有點像在開車,如果抓對了脈動,通行無阻的過了一個綠燈後,同一條路上,迎接你的,全是綠燈。

如果抓對了脈動,通行無阻的過了一個綠燈後,同一條路上,迎接你的,全是綠燈。

三、建立操作原則,還要遵守操作原則:操作原則是投資人預測指數或股價下一個重要變動的依據。我很驚訝地發現,一般人對於自己為什麼要做某一筆交易,往往說不出個所以然,他們的經驗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,但這只是反射式的「感覺」,他們並沒把經驗加工,形成系統化的、嚴謹的操作原則,難怪績效時好時壞。單憑感覺做股票的人,績效甚至比單純「用猜的」還要差,因為前者的情緒常會被誤導,而且認知常有所偏差。

一般人建立操作原則時最大的錯誤,就是浪費太多時間,想要找出起漲點和反轉點,以便能夠買到最低價、賣到最高價,一旦不能在底部或頭部一次搞定,失之交臂的價位常會盤據心頭,因而亂了步調。我覺得買到最低價、賣到最高價是很難掌握的,其中帶有很大的運氣成份,《財訊》月刊創辦人 邱永漢 先生甚至認為這是不道德的。

為了不會過早搶反彈(或錯失波段行情),我寧可等市場自行決定了底部(或頭部)後,再採取應對措施,要不然就是藉由換股操作,抓住個股漲勢中間容易操作的部分。有時侯,我覺得做股票就像吃魚,要去頭去尾的吃,如果魚頭和魚尾都要吃,很容易被魚刺哽到喉嚨。根據我的觀察,即使能夠僥倖地買在底部附近,經常會因為等得不耐煩,或認為已經賺夠了,而輕易結束部位。

完美操作是捨得賣、懂得買

要建立操作原則很費功夫,因為這些原則一定要有統計上的根據,所以驗證的次數要夠多,因此,如果建立了操作原則而不遵守,實在是暴殄天物。建立操作原則很難,但更難的是遵守操作原則作決策,尤其像我的操作原則需配合自由心證,沒有實際設定執行價位,不像機械式的系統能夠明確地發出進/出場的訊號,因此,我更需要足夠的自律精神。

不管大盤處於震盪區間或是多頭趨勢,我換股操作的方法都能賺到錢。當空頭趨勢疑似形成時,我根據線形,通常看壞的股票多於看好的股票,賣得多,買得少,自然而然也就小幅減碼了;等到發現大勢已去,我才真正面臨迅速減碼的壓力。曾經,要減碼時,面對賠錢的股票,我常顯得猶豫,因為這還涉及自尊心的問題;後來,我用整體持股的獲利來看,而不單是考慮某支個股的盈虧,只要整體持股獲利回吐的幅度控制在合理的範圍內,對我而言,那就是完美的操作。

我們可以借用別人的材料,但不能被別人的觀點牽著鼻子走。如果能根據自己的選股原則,獨立創造明牌,我們將會發現,會漲的股票永遠買不完。我們也不需要別人掛保證,因為市場的變數那麼多,不是誰說了就算數的。此外,太過度重視別人的意見,還會耽誤作決策的時機。像我喜歡買進領先創近期新高的股票,如果我鎖定的對象似乎即將往上突破,我還打電話向別人請教可不可以買,可能等問好後,股票已漲停買不到了。

對我來說,做股票一開始是一種遊戲,然後才揣摩怎麼操作,等到通過了市場的考驗,我更沈浸於金錢遊戲的樂趣。我從一次又一次的操練中,學習如何面對交易時的種種情緒,並擺脫一些制式的思考慣性,找到了操作的節奏感,也對股市有了穿透力,終於在股市如願以償。

 

但股市對我而言,仍舊是個詭譎多變、充滿驚奇的戰場。想當年股市四大天王,「固一世之雄也,而今安在?」因此,我時時警惕自己,在操作上必須保持彈性,心理上必須保持饑渴,態度上必須保持謙卑,否則馬上會受到市場反撲。我熱衷交易,以繳交證交稅為榮;我迎接勝利,自信但不自我,也學習如何接受並控制虧損;成功時我心存感激,失利時我不怨天尤人。在股市,我不需要每天穿戴整齊就能討生活,還體驗了起伏更頻繁的「股市人生」。我願效法大投機家科斯托蘭尼,在股市中活到老,「玩」到老.

Akino(阿炯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